欢迎访问nb球体育赛事平台

足球赛事

您现在的位置是:nb球 > 体育资讯 > 篮球资讯 >

篮球资讯

队史第11冠到手,宏远模式在CBA2.0时代继续特立独行

发布时间:2021-05-03 08:23篮球资讯评论
体育大生意第2523期,欢迎关注领先的体育产业信息平台队史第11冠到手!第三次完成三连冠伟业!广东...

体育大生意第2523期,欢迎关注领先的体育产业信息平台

队史第11冠到手!第三次完成三连冠伟业!广东宏远在2020-2021赛季总决赛中以总比分2-1击败辽宁男篮,从而进一步强化了自己作为“CBA第一豪门”的传奇地位。

早在2019年夺得队史第九个总冠军时,广东宏远就已经是CBA史上夺冠次数最多的俱乐部,如今则又成为CBA迄今为止唯一一家三次实现三连冠的俱乐部。更重要的是,在八冠王八一男篮选择退出历史舞台后,广东宏远的夺冠次数(11次)比现存的CBA所有其它俱乐部的总冠军数量之和(7次)还要多。在如此鲜明的对比中,业内再度重启对宏远模式的探讨和学习热情。

何为宏远模式?早年的广东宏远除了成绩无与伦比外,还曾开创了CBA职业化进程中的若干个第一和先河:

1993年,它是中国篮协批准成立的第一家职业篮球俱乐部;

1995-96赛季CBA联赛正式开启的创始赛季中,广东宏远是12家参赛俱乐部中唯一的一家民营企业俱乐部;

1997年, 宏远俱乐部开始斥巨资与广州体育运动技术学院合作共建二队,此后又和广东省体校篮球队合作共建三队,从全国范围内海选篮球好苗子,这也让宏远男篮成为第一家全部自己出资建设三级梯队的俱乐部;

2000年,宏远集团以1000万元的价格将宏远篮球俱乐部售予宏远A上市公司,在上市公司异常严苛的财务体系中,宏远男篮成为了CBA首家需要自负盈亏的职业俱乐部;

2003年,它又成为CBA第一家公开宣布自己实现盈利的俱乐部……

简而言之,在CBA早年间,CBA大多数俱乐部是由国企、地方体育局或军队出资建成,篮球俱乐部不仅不具备独立法人资格,而且决策容易受到行政力量掣肘,俱乐部内部的责、权、利很难厘清,很难自主经营。所以,在CBA早年,各队希望学习宏远模式,主要是想学习宏远篮球俱乐部的独立产权和职业化运营机制。

这一学习高潮在2004-2006年CBA推行准入制期间达到了高潮。所有俱乐部在CBA准入评估中,都转型成为了具有头独立法人资格的企业。而在这一时期,宏远模式无疑是CBA俱乐部职业化的样板。

在2013年夺得队史第八冠后,广东宏远也曾因为新老交替、阵容磨合而陷入成绩起伏的阵痛期,宏远模式似乎也像八一模式一样开始淡出人们的视野,成为特定时期的历史产物。不过,随着如今广东宏远第三次完成三连冠,业内再次意识到,在人才加速流动、鼓励各队通过选秀和转会来引进人才的CBA2.0时代,广东宏远却逆流而上,进一步加强人才梯队建设、强化宏远大家庭氛围,从而打造了CBA血统最纯粹的俱乐部,俱乐部上下基本都是宏远子弟兵。

在这一模式下,不仅球队球员基本都出自宏远青训体系,就连俱乐部总经理(朱芳雨)、主教练(杜锋)、领队(马永忠)全部都是由宏远昔日的球员担任,宏远子弟兵军团的团结和凝聚力更胜往昔。这一现象在CBA独此一家,就连一向人才鼎盛的辽宁男篮都未能做到这一点。

在越来越多的CBA俱乐部奉行买买买策略的大背景下,宏远却能够搭建如此纯粹的自有人才体系和浓厚的大家庭氛围,着实引人深思。而在第三次完成三连冠后,宏远模式中的诸多精髓显然不仅并未过时,甚至值得反复咀嚼和回味。

杨鸣的痛杜锋懂,宏远大家庭信任文化助其蜕变

当广东宏远主帅杜锋对球员口吐芬芳却无人质疑甚至传为佳话时,不知道,站在他对面的辽宁男篮主帅杨鸣有何感想。

两人都曾是各自球队昔日的明星球员和更衣室领袖,退役后火速转型成为球队主帅,昔日的兄弟如今成为师徒,这种转型力度对任何人而言都堪称是个不小的挑战。而在这一过程中,俱乐部大家庭的团结和支持无疑对主教练意味良多。

“总决赛两队最大的差距就是主教练”、“辽宁输球全怪杨鸣”、“杨鸣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辽宁男篮史上最强阵容居然要白白陪着杨鸣这个菜鸟教练成长”……在总决赛期间,辽宁男篮的年轻主帅杨鸣惨遭千夫所指,其中不少指责都来自于辽宁球迷。而承受巨大压力的杨鸣在输掉总决赛后第一时间在微博道歉:“我尽力了!但我对不起大家!真的……对不起!”寥寥数字,尽显卑微和无助。

客观而言,杨鸣本赛季对辽宁男篮的改造已初见功效。球队战术体系相比以往更加丰富立体,攻守两端更加均衡,杨鸣以极大的魄力推动了球员更加重视配合意识和团队打法,球队超级新星张镇麟也得以在现有的体系中快速崛起,假以时日,必然会成为CBA和中国男篮国家队的招牌人物。

作为菜鸟教练,杨鸣带着这支看似纸面阵容豪华但年轻球员较多、彼此欠缺磨合的辽宁男篮一路兵不血刃杀入总决赛,同时还给了张镇麟足够的成长空间,其实已不能苛求太多,只要稳中求进,未来多年辽宁男篮将长期都能保证夺冠实力。不过,令人遗憾的是,杨鸣却在本次总决赛期间被辽宁球迷批评得体无完肤。

同样的质疑,杜锋其实也遭遇过,但他得到了宏远男篮上下的力挺。从2013年临危受命出任到2019年夺冠之前,杜锋的执教能力也曾遭到广东球迷的质疑。即便在此期间,他在2012-13年曾以主教练的名义帮助球队夺冠,但那更多被视为是执行教练尤纳斯的功劳。尤其是2015年季后赛输给北京首钢、2017年总决赛被新疆横扫后,也有“杜锋下课”、“杜锋在浪费易建联最后的巅峰时光”等质疑声音在宏远球迷群体中响起。但令人欣慰的是,广东宏远全队上下都积极力挺杜锋,支持他推动球队进行换血。

宏远集团董事长陈海涛不止一次在媒体上表达对杜锋的力挺,同时在队内给年轻球员训话时也要求他们要无比珍惜杜锋给他们的机会。年轻球员也都颇为争气,赵睿、胡明轩、徐杰等球员每个赛季的进步幅度都很明显。宏远大家庭这种一致力挺杜锋的态度很快就传导给媒体和球迷群体,杜锋的执教工作也获得了相对和谐的外部舆论环境。这些支持反过来也让杜锋更加大胆地重用年轻球员,不断实验自己的执教思路。

而在易建联跟腱断裂导致本赛季报销后,杜锋更是经常祭出“五上五下”这种极为大胆的非常规战术,伴随而来的还有杜锋的各种戏谑式吐槽和咆哮。“胡明轩你超级高水平”、“阿日,你硬点行不行,软蛋一样!”“"你到底行不行啊”、 “一打五,你青年队球霸吗?”、“我吃了你的心都有”、“你在梦游啊?你带脑袋没有啊?”……

但在金句不断中,杜锋却执着地给年轻人足够的上场时间和犯错容错耐心,总决赛期间杜锋专门从老家新疆运来羊肉给球员烧烤减压。于是,25岁的赵睿成为了MVP候选人,23岁的胡明轩不仅成为了联赛最佳第六人,还成为了本届总决赛MVP。总之,正是宏远大家庭对杜锋的全力支持,才换来了如今的三连冠。

正是在杜锋金句不断中,广东宏远的阵容也稳步实现新老交替。除却易建联、周鹏、苏伟和任骏飞这四员老将外,宏远男篮其他所有的本土球员平均年龄不足22岁。而广东宏远的总经理朱芳雨和主教练杜锋也正值壮年,这一阵容配置有望让宏远男篮在未来多年持续具备争冠实力。

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一经对比,辽宁男篮和辽宁球迷也应摒弃对一时胜负的过分执着,给少帅杨鸣更多的耐心和支持。假以时日,少帅杨鸣和超级新星张镇麟同样有望重现杜锋和胡明轩联袂帮助球队夺冠的佳话。

雇佣兵转化为子弟兵,宏远归属感成关键

宏远模式到底该如何效仿,CBA俱乐部同行之间自有公论。

在常规赛收官阶段,新华社发表了一篇在业内引发热议的文章《高薪求购三雄不得 浙江稠州走上“青年军之路”》,本赛季打出队史最佳战绩的浙江稠州男篮俱乐部的总经理方俊讲述了2015年他们高薪求购易建联、韩德君、周鹏这三位明星球员的故事。

2015年,方俊刚刚担任俱乐部总经理不久,投资人曾经有意高薪求购3位国内一线球员,效仿广东宏远俱乐部创建之初依靠老将带动球队发展之路。他们第一目标的易建联,为其开出5年1.2亿元的高薪。结果,易建联的回复是:“如果我离开广东,那就是退役了。”而在追求周鹏时,电话打给广东宏远投资人陈海涛,对方半开玩笑地回复说:“您想要买周鹏呀?不如把广东宏远都买走吧!”

讲起这段往事,方俊对宏远球员和俱乐部之间的忠诚度和归属感感慨不已。他说,这次“挖角”不成的经历,也让他们下定决心走重视青训、自己培养球员的俱乐部发展道路。如今,浙江稠州银行队依靠自己培养球员也开始成为CBA的劲旅。

宏远俱乐部创立之初确实是靠老将带动,但俱乐部成功起步后却格外重视青训、自建梯队培养年轻球员,持续推动俱乐部即使换血,这就是宏远男篮的真实发展历程。显然,方俊对宏远模式的真谛理解很到位,而事实上,对宏远俱乐部发展历程和俱乐部文化的研究并不止浙江稠州银行这一家,宏远男篮的起家史早已成为CBA广为人知的一段佳话。

早年,宏远集团创始人陈林自己热衷打篮球,村民们都称呼他为林叔。当时很多北方的篮球明星也南下到市场经济活跃的广东来帮企业打野球,一场野球至少收入六、七百元,一个月下来就是五六千块,这是国手们在体制内所难以想象的惊人收入。在这其中,林叔的宏远公司因为出手慷慨,而且将球员们都视若家人,这种做事风格让球员们非常受用。

当年只要宏远男篮有比赛,球员们赛后必定能喝上欢姨(陈林的妻子)亲手煲的汤。这些国手们多是从小在体工队长大的,平日里接受的全部都是教练的严厉教导,独立性虽然强,但却没有享受过这种家人式的关爱,所以渐渐的,球员们对宏远这个公司、对林叔、欢姨、海哥(陈林的长子陈海涛)这一家人都有很强的归属感。而随着宏远的知名度越来越大,宏远也想长期留住这些国手,干脆组建一个篮球俱乐部。而林叔组建篮球俱乐部的念头直接诞生于一次做广告遇挫。

1992年,林叔为了宣传宏远公司,专门前往南方报业集团咨询报告报价,结果一问吓一跳,一年最少也得200万的广告费。林叔灵机一动,与其砸这么多钱买一年的广告费,还不如组建一支篮球俱乐部。于是,在1993年12月28日,宏远篮球俱乐部成为了全国第一家民营篮球俱乐部。此后他们通过征战乙级联赛从而获得了征战CBA的资格。当时,宏远俱乐部招募到的第一批人马基本都是前国手,平均年龄为30岁,几位主力球员大多已35岁左右。名单如下:

主教练:王利发(来自北京军区部队、曾任中国女篮主帅)、助教:蔡美珊(来自湖北男篮)。12名球员有:张勇军(来自湖北省队,前国手,大名鼎鼎的“歪把子机枪”)、李春江(来自辽宁省队,前国手)、黄云龙(来自八一男篮,前国手)、李群(来自广州军区部队,前国手)、关德友(来自吉林省队、前国手)、李青山(来自吉林省队、前国青选手)、范立臣(来自吉林省队)、王怀玉(来自河北省队、前国青选手)、马永忠(来自河北省队、前国青选手)、郝焕新(来自河北省队、前国青选手)。林耀森(来自广东省队、前国青选手)、宋希(来自广东省队)。

在球队开始在CBA站稳脚跟的同时,林叔正式安排长子陈海涛担任宏远篮球俱乐部负责人,俱乐部斥巨资开始兴建青年梯队,从全国范围内开始选拔人才。比如,宏远当年从北京体育大学挖来了新疆籍篮球特长生杜锋,从广西引来了朱芳雨,至于此后的王仕鹏、刘晓宇、周鹏……大多都是宏远从各地选来的好苗子。

和当时很多球队主教练坚持要重点培养本省球员的做法不同的是,从一开始,宏远男篮就树立了全国一盘棋的选材策略,用林叔的话说:“不管是哪的人,能打好球就值高工资。”

最难能可贵的是,宏远篮球俱乐部形成了非常浓厚的大家庭氛围,林叔一家把球员们都视为自家人。一个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传统就是,宏远一直以来都积极支持球员在东莞买房落户,而且房子多是宏远地产的内部房源,价格非常优惠。球员退役后,如果不适合在俱乐部内部安置,还会安置到宏远集团旗下的其它兄弟企业就业。

宏远的球员看似来自五湖四海,实则是对宏远大家庭归属感极强的子弟兵。并且,宏远男篮一直相信自己的子弟兵,从张勇军、 李春江、李群到如今的杜锋,全都是在宏远球员生涯结束后很快就接任主帅,个个都是少帅做派,背后自然少不了林叔一家的力挺。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有这种俱乐部文化做支撑,宏远男篮如今总经理、主教练、领队、球员全都由宏远子弟兵担任,杜锋临场指挥时令行禁止、指挥若定,也就不足为奇了。

需要指出的是,当宏远男篮如今总经理、主教练、领队、球员全都由宏远子弟兵担任时,CBA则在加快推动球员的流动性,以北控和上海男篮为首的大都市球队大手笔引援不断。

CBA自2015年开始推行选秀大会制度,鼓励CBA各队通过挑选CUBA球员来丰富自己的选材范围。而CBA公司自2017年正式运营CBA联赛以来,CBA开始不断测试标准合同,本赛季则正式开始实行工资帽制度,本赛季CBA各俱乐部本土球员工资支出的上限为4400万元,每支球队最多有三名球员可以享受顶薪名额(C类合同,最高税前800万元),而这些举措在客观上也都推动球员的自由流动,也催生了一些大都市球队开始疯狂引援。

但问题是,买买买的前提还是有人必须培养球员。如果所有人都只买不培养,劣币驱逐良币,俱乐部们迟早丧失了青训的积极性,CBA人才储备恐怕难以为继,宏远的子弟兵模式反而成为一股令人眼前一亮的清流。正如方俊在感慨挖角宏远球员不成后所感慨的那样:“CBA联盟的优秀球员就那么点,池子里的鱼就那么几条,现在应该有更多的人往池子里放鱼苗,而不是都想着去钓鱼。”显然,在CBA2.0时代,宏远模式仍未过时且依旧引领行业发展,其丰富的内涵仍然值得业内继续研究和反复咀嚼。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网络

广告位